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西安顺航工贸有限责任公司

西安顺航工贸有限责任公司 十分畅销的爆文《绝配》,唯美场景,追完秒变柠檬精!

发布日期:2024-07-02 10:37    点击次数:194

第九章 我和她交情匪浅!西安顺航工贸有限责任公司

面对容琳询问沈国声财产分配的事情,陈放神情难看。

他推了下眼镜,点头,“遗嘱是公证过的,合法有效,他确实没给你俩留钱。”

容琳捂着胃,叹了口气,“行,我知道了,先这样吧!”

她一转身,看到盛谨言站在门口。

父亲沈国声,姓沈,容琳,怎么姓容?

盛谨言想到自己错失容琳的那几年,他在国外留学并且治疗疾病,他无暇顾及到容琳,就拜托好友秦卓看护容琳。

秦卓是卓越国际律所的首席律师,他之前给盛谨言的关于调查容琳的资料却没有提及这些信息。

难道秦卓的调查和实际情况有出入?

听这个陈律师的意思,容琳的父母关系复杂,而今沈国声去世,没有分财产给容琳?

盛谨言眼中情绪不明,他走过来将包递给容琳,“容小姐,你包落车上了。”

容琳接过包,“谢谢盛先生。”

陈放又走了过来,“容琳,你没过来的时候,医院已经来催款了,你妈在重症一天的费用要一万二,你和容铭还是赶紧凑钱吧!”

说完,陈放看了一眼气质矜贵的盛谨言就走了。

容琳抬眼看了看盛谨言,她觉得他应该听到了他们的谈话。

她不自在地抿了抿嘴唇,感觉像是被扒光了私隐等着被群嘲,她的不自在落在盛谨言眼中便是他的心领神会。

不想盛谨言只点下头,就转身走了。

容琳想了下,也对,盛谨言这种人怎么会关心别人的家事?

容铭瞟了眼盛谨言,“姐,那男人是谁?”

容琳懒得提他,“滴滴司机。容铭,你那还有多少钱?”

容铭,“......”

现在滴滴司机都长成这样,穿成这样了?

容铭表情晦暗不明,“不到一万。”

容琳点头,“知道了,跟我去找主治医生!”

盛谨言回到车上时,肖慎也回来了,他还想去找容琳给人家送药。

盛谨言制止,“老肖,你别去了,她爸去世了,她妈还在重症监护室,你这个时候还适合去撩人家?”

“开车!”

盛谨言说完,就让司机开车。

肖慎冷嗤,“你怎么知道,那你刚才干嘛去了?”

面对肖慎的询问,盛谨言没避讳,“她包落车上了,我去还给她。”

“阿言,你俩之前是不是认识?何森说你上次来晋城,在陆桥镇的酒店你俩住一起了,而且返程时,他还看到你抱着容琳坐在后排,你一直偷亲人家。”

听此,盛谨言瞪了何森一眼。

何森吞了下口水,低下头不敢与其对视。

盛谨言淡然地解释,“住一起是因为那天住宿的男人都比我粗野,应急局的人看着我放心。”

他垂下眉眼,“至于回城时候,是何森看错了,下大雨车厢暗,我们没接吻。”

肖慎责问,“真的?”

“嗯!”

肖慎如释重负,“这我就放心了,我就说嘛,除了国外没回来的那位,谁能撩动你?”

肖慎舔了下嘴唇,“既然跟你没关系,那我可下手了。”

盛谨言冷冷地剔了眼肖慎,觉得他有必要让肖慎彻底熄灭对容琳不切实际的幻想,他喜欢的女人,怎么能让发小兄弟惦记着?

他挑着桃花眼,笑容恣意,“你可以下手,但我和她睡过了。”

肖慎呼吸一顿,片刻才反应过来,“我草,你刚才不是说你没和她接吻么?”

“在车里没有,我又没说在房间里没有,”盛谨言慵懒地靠在后座上,揉了揉眉心,“人家主动送上门的,我何乐而不为?”

肖慎被盛谨言噎得说不出话,可兄弟睡了的女人,他是绝对没有理由再去碰了。

肖慎叹了口气,看来女人都喜欢盛谨言这款,长相惹眼,身姿挺拔,气质高冷,最主要的就是风流恣意的姿态,女人就算倒贴都觉得是自己赚到了!

这是他肖慎学不来的本事,谁叫他长得没人家讨女人喜欢呢?谁让他没有盛谨言命好,脸皮厚呢?

只是,盛谨言他怎么也开始玩女人了?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看来他是对过往真的释怀了,跟国外那个是真断了。

盛谨言挑着眉眼看肖慎在那发呆,他无奈地闭了闭眼睛,他就知道和“忒单纯”的肖慎谈男女之情就是在浪费情绪和心力。而今,肖慎那副“痴人”的模样一定在肖想他之前的事情,他解释了多年肖慎都理解不了的事情。

他揽过肖慎的肩膀,“老肖,你没事儿多和老秦学学,练练脑子,也不至于想不明白我的那点事儿!”

肖慎,“......”

他老脸一红,误解了盛谨言的意思,“秦卓也很纯情,万年单身狗,女人这种生物之于我俩都太高端了。”

盛谨言一顿,直接开诚布公,“又没懂?行,我说得直白点啊!我在国外单纯上学和接受治疗,和她只是医患关系,不是男女朋友,我也从来没喜欢过她。听懂了吗?”

肖慎顿了片刻,点头,“听懂了!”

随即,他露出一抹浅笑,“但我不信。”

盛谨言,“......”

随即,车内发出肖慎鬼哭狼嚎的惨叫和求饶声,何森不知道两人叽咕了什么就打闹了起来,但显然他们家盛总下手挺黑的。

另一边,容琳和容铭在等容雪薇的主治医生,洛繁。

护士又过来说,“洛繁医生还没下手术,还有得一等。”

良久,容琳姐弟见到洛繁时,已经晚上七点多了。

容琳倒是头次见到长得如此俊朗又年轻的主任医生,一般能在三甲医院熬到主任正高的男人,都已经是秃顶大爷了。

容铭也觉得这男医生长得帅又惹眼,就是他热心的过分,下了手术还非要来回应一波病患家属的关切。

他清冷地剔了洛繁一眼。

轮到容琳时,洛繁抬眼看了她几秒,“你是患者容雪薇的家属?”

容琳沉吟良久,才挤出一个字,“嗯。”

洛繁看了下病历,“关系是?”

“她算是...我妈。”

洛繁一怔,他低头看容雪薇的情况,皱着眉头,“你妈妈的情况不太好,你要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容琳直截了当,“她活下来的概率有多少?”

洛繁盯着容琳又看了几眼,他发现她异常平静,看不出多少悲伤。

以往病患女儿听到自己母亲要不行了,早就哭得不能自已。

洛繁又觑了眼站在她身边的男孩,他也没什么悲伤的样子。

他沉吟片刻,“概率不好说,你妈妈颅骨骨折很严重,出血面积较大,即便是活下来也可能瘫痪,或者成为植物人。”

容琳眼波一滞,转头对容铭说:“弟,听到了么?容雪薇就算要死,都得拖累我们,要不她走得都不安心。”

容铭表情更加难看,僵冷地看向窗外,他在想第一节的晚自习是不是快结束了?

洛繁垂着眉眼,起初他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,转而,他看了一眼门外听热闹的其他病患家属。

这些人都太好奇了,容琳姐弟俩的表现得有点畜生,这对话引起了他们极度的不适。

见此,洛繁才冷冷地问了句,“冒昧地问一下,病患容雪薇是你的亲生母亲么?”

容琳也认识到了她刚才话不妥,尴尬解释,“是,只是从小就没照顾过我和我弟,也不住一起,和她没有任何感情。”

听热闹的人心里有了数,这家庭情况还挺复杂!

洛繁没再问,就见容琳拿出手机打开微信说:“洛医生,我在宁科大读研,我弟今年高三,您看能不能加一下我的微信?”

“这样比较方便我了解容雪薇的情况,毕竟我不常回来。”

洛繁盯了她好一会儿,刚要拿出手机扫码。

他女友江筱蔚医生走过来,拿出手机扫了容琳的微信二维码。

“我加你吧,我男友平时手术多,很忙,没时间告诉你病患情况,我也是神外的医生,我可以帮你。”

容琳笑着点头,“那也行,医生您贵姓?”

“江筱蔚,你呢?”

“容琳。”

江筱蔚边改备注名边问,“你是谁的家属?”

容琳迟疑片刻,不是很情愿地说出了那个给了她无限痛苦的名字,“容雪薇的家属。”

江筱蔚顿了一下,抬眼又打量了容琳一圈,她嘴角不经意地挑了挑,随即将备注名写好了。

而后,容琳预缴纳了半个月的费用,20万元,一下子就掏空了她所有的积蓄。

那可是她奖学金和七八年打工攒下来的积蓄,是留给容铭上学的钱,她刷卡的时候,手都有点抖。

容铭见此,颓丧的问,“姐,咱俩以后怎么办?”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西安顺航工贸有限责任公司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

相关资讯

服务项目

TOP
友情链接:

Powered by 西安顺航工贸有限责任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